戏子无情M

“ 小杰克 ” 灵感1 - 失眠 [ 杰佣篇 ]

严重occ

私设:玛尔塔和奈布是表姐弟


前不久,小杰克和小红蝶同时上架,这在庄园里引起了一阵不小的动荡。当然了,在没上架前,这件事已经被炒的火热朝天了。几乎庄园里所有求生者都在疯狂的抢购着这两只小人偶。后来,每场游戏里几乎都会有一个人带着小杰克或者小红蝶。特别的那些庄园里的姑娘们,一下子把两个小人偶都买下来。然后开始疯狂夸自家的两只小人偶有多么好看。比如…某次姐妹深夜扰民[bushi]睡衣派对:


“ 看!天使的小红蝶跳舞啦!” 艾玛兴奋的指着跳舞的小红蝶,大声尖叫的对艾米丽说到。艾米丽温柔的笑了一下,任艾玛把她抱在怀里,疯狂的晃动着。海伦娜靠在松软的靠垫上,怀里抱着小红蝶,手里端着咖啡,与特蕾西交谈着。

“ 啊…美智子的人偶呢” 海伦娜笑着看着两个人怀里的两只小人偶。特蕾西咬了一口饼干,懒洋洋的说:“ 嗯…还挺可爱的 ” 说着拍了拍小人偶的头 “ 是瓦尔莱塔送我的,还说等她的人偶出了后要给我买十几个 ” 海伦娜笑起来,脑海里忍不住脑补着一群小蜘蛛跟着特蕾西的样子。  

“ 啊啊啊啊!小杰克还带着玫瑰!!” 另一边菲欧娜和舞女一脸花痴的看着小杰克。拿着手机拍个不停。玛尔塔看着桌子上的那两只小杰克莫名熟练的换着造型。“ 切,果然是拱了我们家奈布的大猪蹄子” 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小杰克,小杰克立马粘过去,递出了一支玫瑰。玛尔塔难为情的脸红了一下 “ 切,不过还挺好看的 ” 但是又想起某只大猪蹄子把自己可爱的表弟给拱了,立刻又愤愤的揉起来小杰克的脸。而餐桌旁,薇拉坐在旁边看着自己的小杰克和小红蝶,有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设计稿。“ 我的随从一定要有精致的衣服 ” 她笑了一下,再次沾了一点香水在笔上,专注的画着设计稿。


当然啦…隔壁楼的先生们就没有那么好受啦。这几位小姐制造出的声音他们真的可以听的很清楚呢。终于……某位小佣兵从床上坐了起来,抱着枕头,开始砸起来某位横冲直砸先生的房门。

“ 来啦!来啦!” 威廉睡眼惺忪的起来开门,看得出来他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影响。但是对于某位敏感的佣兵来说就不行了,他依然保持着战场警惕的习惯。威廉憋着一肚子气,出来看看是哪个家伙打扰了他的休息,却被面前的佣兵一个睡不好觉眼神杀给怼回去了。

“ 奈……奈布?” 威廉打着哈气,靠在门框边一脸不解。“ 你怎么不去睡觉?”

奈布皱着眉,啧了一声 “ 隔壁太吵,睡不着 ”

威廉差点没笑死,他倚着门,大笑道 “哈哈哈哈…想不到你也有今天…啊哈哈哈哈哈…笑死我了”

奈布本来就有起床气,他黑着脸想都没想就掐着威廉的耳朵,拖着他往一楼走去。威廉弯着腰,胡乱大喊着,直到他被拖到客厅。


“ 嗯?你怎么也在?” 奈布看着伊莱和伊索,栽进了松软的沙发里。

“ ……” 伊索明显的缩了一下身子,攥进了手中的咖啡杯。沉默了一会,慢慢的说道:“ 隔壁太吵了,根本睡不着。” 

威廉哈气连天的缩在了另一个沙发上,半睡半醒的问:“ 不过,奈布你觉的太吵为什么要拉着我呀?” 

“ 有难同当,了解一下?” 奈布望着天花板说道。突然,他好像像想到了什么,跳起来,冲着另两个人说道:“ 走,我们去一个没有噪音的地方睡觉!” 

他一把把威廉拉过来,又拽着伊索往门外走去。


出了门一阵夜晚的凉风轻轻的吹过,离开吵闹的两座别墅,硕大的庄园变得十分安静。月亮被云遮盖着半面,透露出微弱的月光。奈布深深的吸了口气,脚步也变得极为轻松,哼着小曲走在前边。伊索还是沉默着走在后面,不过安静的环境也让他心情颇感到不错。威廉迷迷糊糊的跟着,他感觉自己的眼皮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,脚步越来越重。就当他快走着睡着的时候,奈布停下来了。


“ 到啦~” 他心情不错的吹了一个口哨,用手中的刀指着眼前的大别墅。这栋别墅比求生者的大了些,后面带着一个中国式的房屋。前面的洋房比求生者的要显的古老,精致些。这是监管者[男 ]的别墅。


“ ……” 威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随后又想到了某位动不动就用火箭筒怼人的小丑,跟着一阵哆嗦。他刚想溜走,就被奈布帅气的扫到地上,奈布悠悠的踩着他的背,笑眯眯的说道:“ 怎么?想溜?” 

威廉愤愤不平的反驳道,“ 又不是我想来!干嘛非拉着我 ” 

奈布笑的更灿烂了,他俯身对威廉说道:“ 拉着你来,是为了找个理由 ” 

威廉继续挣扎 “ 但是你看人家伊索!他……” 

“ 谢谢 ” 伊索低声对奈布说道,然后在奈布潇洒的一摆手和威廉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快步走到门前,拿出从某个监管者手里拿出的钥匙,打开门,上楼了。

奈布看着威廉一脸不可相信的眼神,叹口气,戳着他的脸 “ 知道什么叫做心口不一吗? 走吧 ” 他拖着木呆呆的威廉到了一楼里面的房间门前。他又表演了砸门式叫醒。

“ 来啦!来啦!谁敢打扰本大爷睡觉的!” 粗旷并且有些嘶哑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,裘克一脸怒气冲天的打开门,却被眼前拖着的威廉和奈布吓了一跳。“ 你们……” 

奈布叹口气,边把威廉甩给裘克,一边说道:“ 唉,果然夫夫都是一个德性 ” 他转身,走了一个走好的手势 “ 你的快递,不谢~” 


奈布听着后面的人大笑着像他道了谢,然后咣当一下把房门关上,无奈的耸了耸肩。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轻车熟路的闪身跳到了四楼顶楼的大阳台上。他懒洋洋的靠在阳台的栏杆边,俯视着这个别墅底下的玫瑰园,等待着某个人自己发现。果然,不到5分钟,一个人轻轻的打开了阳台门,从背后搂住了自己眼前的小佣兵。奈布闻着那人身上自带的玫瑰香,任他蹭着自己的脖子。


“ 怎么来这儿了?” 那人好听的英国口音在自己耳边响起,由于刚醒,声音有些嘶哑和低沉,不过这甚至使他比平常时的声音还要苏。


“ 睡不着,换个地方睡 ” 奈布转过身来,用自己蓝色的眼睛盯着那人血红色的眼睛。


“ 是吗?” 眼前的人懒散的蹭着他,舔着他的后颈,刚想咬下去,就被奈布推开了。


“ 困了。走,睡觉去,大猪蹄子 ” 奈布伸着懒腰,把自己裹紧了被子里。那位大猪蹄子也爬进被子里,抱着自己的小佣兵,在小佣兵的锁骨和脖子上亲吻着,有时候还轻咬几口。手也开始不安分的摸起来


“ 杰克!” 奈布坐起来,打闹一样的用枕头拍着杰克的脑袋。“ 困死了,睡觉!” 杰克略带宠溺的笑了一下,把闹脾气的小佣兵重新搂到怀里。“ 好~” 他亲了一口小佣兵,“ 那么,今天晚上欠下的债,明天早上补吧~” 奈布半梦半醒的缩在杰克怀里,听见杰克说了些什么,但是太困了,根本没听清。他胡乱的点着头,靠在自家伪绅士怀里,睡着了。


“ 晚安,我的小先生 ” 杰克轻轻的在怀里的人眉间,吻了一下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作者废话时间


正如你们所见~我开了个新坑

正如你们所见~我的文风又又又又变了

正如你们所见~这是几个续集

这如你们所见~请在下面留言提意见,谢谢啦~/“



光 [ 第一章 ]

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醒了。仰天躺在地上,浑身就像灌了铅一样的沉。他望着黑暗中的水晶吊灯。通进来的月光,照在水晶上,照的它晶莹剔透。整个灯都散发着微微的白光。在这硕大的别墅里,轻微的呼吸声都那么的刺耳。对于他来说,这是最好的归宿。

  月光好似一层淡淡的薄雾,环抱着这片地方,环抱着马上就不会属于它的地方。白起躺在月光下,想起了母亲还未去世之前的样子。也是这样,温柔的将自己抱在怀里,跟他讲着父亲的故事,家族中的传说。而他呢,安静的趴在母亲怀里,任母亲有些冰凉的手拍着自己的脊背。


“ 母…亲 ”  他拿起挂在胸前的吊坠盒子,打开盖子,凑到了鼻子旁。


[ 母亲,这是……]


[ 里面装了的药草,是帮助阿起安眠用的]


一股淡淡的苦涩味从盒子里面发散出来。他贪婪的闻着,母亲身边也有这种味道,先生身边有时也有这种味道,苦涩的却安心的味道。


[ 就这样睡过去好了]


虽然他是这样他昏昏沉沉的想的,但终究没有闭上眼睛。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,一行人闯了进来。他们看着地上的人,稍微有些吃惊。领头的那个人,做了个手势,示意让随队的医生过去检查。


那医生穿着西服,悠哉悠哉的戴上手套,慢慢悠悠走的向他,冰凉的手隔着手套放在他的脉搏上。在低头的一瞬间,那医生低声的对他说


“ 刚喝完那东西,不要剧烈运动。更不要玩跳楼。” 

 

他还是盯着手中的水晶吊灯,冷冷的说了一句:“ 检查完,就起开 。”


那医生也不怒,邪笑了一下,手随着他的呼吸慢慢的往上摸去,最终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脖子上。看他没动静,稍微捏了捏他的喉结,便站起来冲着那边的人说到:“ 死了 ”

领队的人稍微愣了一下,问道:“ 你说清楚,怎么死的?”

医生连看都不看开始往楼上走,边走边抽出一根烟。那人急了,举着枪对医生吼道:“ 不要以为你是老大的新宠,就可以胡作非为, 扁鹊!” 


扁鹊慢悠悠的转过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,狠狠的吸了一口烟,轻轻的吐出一口青烟。看着那个领头的,笑了起来。

 

突然领头人的身体开始不住的抽搐,眼白翻的吓人,嘴里面一直在呕吐不止。很快,那人的全身上下就开始出现淤青的现象。扁鹊慢慢的走了下,其他人都吓傻了,呆若木鸡的在旁边站着,连手里的枪的放了下。领头的人挣扎走向扁鹊,刚要开口说话,一只小小的,血红色的蝎子爬了出来,迅速的跳到旁边一个胖子的身上,而那个头儿倒地不起。那胖子也开始出现了一样的情况,那只小蝎子开始爬向其他的人。一时间,人们都往楼梯那边退过去。扁鹊没管那些人,抓着半死不活的那个头儿的头发,把烟头狠狠的按在那人的脸上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 老大的新宠?” 扁鹊冷笑一声,“ 看清楚了 ” 他手一挥,几乎一半的人,都倒地不起。瞬间密密麻麻的小蝎子扑面而来,奇怪的是,这种东西十分的怕扁鹊,都是绕道而行。


“ 他连给我当饲料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
那一队的都倒地不起,尖叫声,嘶吼声,甚至还有撞东西的声音都回荡在这座别墅里面。


“ 够了,吵 ” 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已经从地板上坐了起来,眼睛还是没有离开水晶吊灯。扁鹊笑了一下,抓起来一只小蝎子,有些调侃的说道:“ 这种东西活不了多久,也就20分钟。” 说着,像捏泡沫一样,捏碎了挣扎中的小蝎子。


他看了一眼站起来,绕过痛苦嘶喊的人,上楼了。在关门之前,冷漠的说了句:“ 快点解决。” [ 要不然,后天赶不回去 ] 当然后面一句,是在心里嘟囔着说的。扁鹊罕见失去了笑容,非常惋惜地说道:“ 明明是个非常有趣的东西,非被你弄的跟批发货一样。”他不知道从哪里掏两个幽绿色的试管,拔掉瓶盖,洒在了还在挣扎的人身上。


“ 切,便宜你们了 ” 


瞬间,一片安静,地面的液体已经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层血水。那些人就像消失了一样


扁鹊掏出手机,在信息那一栏按下已经码好的文字。


[ 以获得人质 ]



光 [ 序章 ]

occ 预警

白起x嬴政 

微药鱼

现代/学校为背景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夕阳下的微风,轻轻的拂过他的脸颊。他空洞的看着被夕阳衬托着的云彩,就这么呆呆的坐在阳台边。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,远离了人群。被太阳笼罩的别墅,显得是那么的温馨。但他知道,这样子的日子不属于他,他不应该拥有这片太阳。尽管…尽管…他是有多么的渴望接近这个太阳,尽管他会被刺伤,尽管他会被别人嗤之以鼻,尽管…他有可能甚至被那个太阳推走。但是…


[ 哪怕一缕阳光,就一缕 ]


他就这么呆呆的坐这里,看着夕阳下的太阳慢慢的消失,风吹的越来越急。天,彻底的暗了下来。他莫名的心中松了一口气,慢慢的躺了下来,感觉到了一种归属感。自从白天他来到这个别墅里,他就一直在小心翼翼的守护着。他把自己的行李放在楼上,什么东西都没动,他面无表情的倒掉了所有的菜。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杯暗红色的液体,想都不想的灌了下去。他感受到身体的心脏和胃在贪婪的吸收着这些液体,不由的一阵反胃和恶心。渐渐的开始进入了昏眩。他靠着栏杆勉强撑住身体,他透过好几层旋转楼梯看到了那个太阳的标志。


“ 阿政 ” 


他低声呢喃着,眼中带着仿佛可以融化世间万物的温柔,嘴角扬起一丝笑意。


“ 阿政” 


他跌跌撞撞的来到了楼梯的最顶层,俯视着那个太阳的标志。他张开手臂,像是要拥抱着这个太阳。他像一个小孩子看到喜欢的玩具一样,笑了起来。


“ 阿政” 


他毫不犹豫的倒了下去,坠落在无尽的黑暗之中。淡淡的微光的标志上,发出一声闷响。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震碎了,血不住的涌上嗓子。他控制不住的开始咳嗽,声音在空荡的大厅中回荡着。他感受不到地板的冰凉,他只觉得心中的灼热已经熄灭了。


“ 阿政…晚安”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作者的絮絮叨叨:

hi,我开了个新坑,这个是一片长篇小说[应该 ]


上次的肉文我……正在更!嗯嗯![ 太难写了!]


[ 起名废] 

[ 我也不知道是哪两款皮肤 ]



白起和妲己的1v1 [ 下 ]

白起x嬴政


严重ooc


灵感来自于,一次白起和妲己的1v1 & 嬴政x妲己这对cp


白起和妲己的1v1 [ 下 ]


“ 呜~ ” 


妲己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的战绩,好么,0-3-0 。自己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,说好的让我一局呢?以后再也不帮那个皇帝的忙了!果然皇帝都是大坏蛋!想着,不甘心的跺跺脚,回到了自家水晶前。


另一边,白起一边清理小兵,一边在思考着要不要尽快结束战局,回到阿政身边。毕竟这个峡谷里想害阿政的人很多。尤其是那个每天来串门的刺客……和跟在她身后的乐师。手机的震动,让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毫不犹豫的接了电话。


“ 陛下” 


“ 你给我解释一下,为什么是0-3-0?”


“ 陛下,臣是3-0-0,不是0-3-0” 


一阵久久的沉默,电话那头传来了嬴政摔茶杯的声音。白起也不敢出声,就这么站在塔的旁边,默默的等着嬴政发话。


“ 废物!蠢货!朕说的是妲己!”


白起下意识的跪下,恭敬的对着电话说 “ 臣有罪!” 


“ 废物!现在给朕站在这里!面壁思过!” 通过电话里面暴怒的声音,都能想到嬴政现在炸毛的样子


白起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阿政炸毛的样子其实还挺好看的。白起毕恭毕敬的冲着电话里说:“ 臣遵旨 ” 待嬴政挂掉了电话后,他拿着镰刀默默的站在旁边,看着妲己推塔,打水晶。


果然,妲己姑娘在阿政的心里很重要。白起皱皱眉,黑着脸看着妲己。可怜的妲己被这种深深怨恨的眼神盯的背部发凉,心里不断祈祷着,托女娲娘娘的福赶紧结束了这场该死的战局吧!


失败


白起的战绩上是很少出现这两个字的,一旦出现,不是因为嬴政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又支撑不住了。白起叹了口气,整理了一下盔甲,就想回去。

“ 将军!请留步!”

白起回过头,不耐烦的看了一下妲己,握紧了镰刀问道。

“ 有事?”

妲己看着白起,打了个冷颤。她知道某人的醋坛子要翻了,但还是决定壮着胆子再助攻一把。

“ 还请将军替妲己给陛下转告句话” 她也不等白起是否同意,装做羞涩的样子自顾自说下去:“ 妲己谢谢阿政。”


一道寒光扫过,当妲己回过神来时,自己的脖子上架上了一把镰刀。

“ 将……将军这是干什么?” 妲己冷汗一下子流了下来,她感觉自己的脖子已经被割开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口子,血正在缓缓的沿着脖子流了下去。

再看那拿着镰刀的人,这时已经一只手收回了镰刀,一只手掐住了妲己的脖子,狠狠将她抵在墙上。

“ 阿政,不是你能叫的。” 

妲己真心觉得自己惹上了一个不好惹的主,脑袋开始缺氧,她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,无果。

白起冷哼了一声,把妲己放在地上。

“ 姑娘,末将告辞。”

然后,转身飞快的奔向秦殿。




白起轻车熟路的穿梭在大大小小的走廊群楼里面,路过的侍女都慌忙行礼,白起也没理他们,直奔着一个地方冲了过去 - 嬴政的寝殿,每次他单独出去迎战后,嬴政都会在那里 ‘ 不耐烦 ’的等待着

还未到宫殿门前,就听到宫殿里传来一阵子茶杯的破裂声,他快步走上前,打开门。

“ 砰 ” 一个茶杯精准的打在了白起的面具上。面具没什么事,茶杯却碎了。


嬴政本来并不生气的,但是白起却比平时晚来了些,自己左等右等也不见他来,不仅气恼还有些郁闷。

不会妲己那家伙把白起给拐跑了吧?

有可能…那怎么办?

杀过去?

嬴政就这么胡思乱想着,茶都沏了两遍了,怎么还不来?[ 芈月:所以这就是你摔碎了一整套茶具的原因???]

突然门外传来了侍卫的声音,“ 启禀皇上,白起将军已经回来了。” 嬴政瞬间觉得更加愤怒,可算回来了,还敢让朕等着你?[ 芈月:你哪次没等着?]


看着那被茶杯砸了也要行礼的废物,嬴政一把白起的面具摘下,然后想把他给领起来。可惜的是,因为身高和盔甲的原因,自己不小心又打了个踉跄,抓着白起的领子就控制不住的向后面倒过去。


白起赶紧将嬴政搂在怀里,把自己当成了嬴政的肉垫,两个人一起摔在了地上。等嬴政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跨坐在白起身上,顿时耳朵开始发红。但当他看到被坐着的人居然笑了一下,于是决定一不做二不休,保持现在的状况开始审问这位迟归的 ‘犯人’。


“ 啧,笑什么笑!朕问你!今日之举该当何罪?”


白起无奈的举手表示投降,哭笑不得的说:“ 陛下,事情发生的突然,臣只是怕陛下摔着了。”


“ 谁!谁问你这个了!朕问你的是为何没有让着妲己!你可知道这是欺君之罪?” 


“ 臣以为,臣没有直接推塔已经算是很大的让步了” 白起眯起了他那双嗜血的眼睛,看着嬴政。“ 而且,陛下就当真这么喜欢妲己姑娘吗?”

嬴政看着那双眼睛,有些失了神。突然所有的怒气都转换成了委屈,咬着牙狠狠的对白起说道:


“对!朕就是喜欢妲己!怎么了?管你白起大将军什么事?打完了以后还不第一时间回来!朕在这里等了1个时辰你知道吗?” 他抓住白起的领子,盯着那张可以让无数女人迷恋的脸,大吼道:“ 因为你就是个怪物!从血池里爬出来的怪物!你没有心!所以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!你……” 


还没等嬴政把话说完,白起轻轻的搂住嬴政,让他趴在自己怀里。


“ 阿政 ” 


嬴政愣住了,此时千言万语都化做了久违的眼泪,流了下来。他死死的搂住了白起,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,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。白起笑了,安抚的拍着赢政的背,轻轻的对他说:


“ 阿政,你说的对。我是一个从血池里爬出来的怪物,但是我有心。” 他顿了顿,又摸了摸嬴政的头。

“ 而这个心只属于你一个人的。守护你,是我生命中唯一的意义”


嬴政控制不住的在白起的怀里嚎啕大哭,他不知道他等了这句话有多久了,他以为他这辈子都等不到了,他以为白起永远都不会再次说出 ‘ 阿政’两个字了,但是……无论自己经历什么样子的绝望,无论自己等了他多久,无论自己在他上战场的时候提心吊胆了多久,现在来看,一切都微乎其微了。


“ 阿起,阿起……” 嬴政抽泣着,主动吻上了白起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作者的小废话


下篇车,下篇车,下篇车,[重要的事情说三遍]


白起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接了电话,谁都不知道,有可能是因为他的通讯录里只有嬴政[我什么都不知道~]


在写后面的部分的时候,觉得人物应该是写崩了。不过,觉得还好……是吧?


喜欢什么cp可以跟我说哦~说不定我也吃,这样子也就可以写文啦!


瓶邪黑花,好人一生平安


下篇肉文见~


白起和妲己的1v1

白起x嬴政


严重ooc


灵感来自于,一次白起和妲己的1v1 & 嬴政x妲己这对cp


白起和妲己的1v1 [ 上 ]


“ 白起大将军~好久不见呢~” 

对于这种甜腻的声音,别的男人也许早就兴奋起来了,但不过却让白起头皮发麻,不禁脸色又黑了几分。他本来是想忽视的,脑子里却又不住的想起阿政的吩咐,无奈的点了点头,算是问好。对面站着的那位佳人欣喜的笑了起来,樱桃小嘴,笑起来也的确可爱。白起瞥了一眼,暗中叹了口气,难怪阿政这么宝贝她……


面对现在白起跟妲己1v1的尴尬局面,这还得从昨天说起……


昨天


深夜的宫殿显得格外的冷清甚至还有些吓人,灯火在这硕大的宫殿里似乎也不太管用了。杀气极重的死神在宫殿里快步走着,铠甲反照着幽蓝色的光,把本来就黑暗的宫殿显的更加阴森。他走过来几个走廊,转角来到了一个门前。面前的几个侍卫战战兢兢的行礼问好,白起冷哼了一下,挥挥手,叫他们退下去。这些人保护不好阿政,也不配保护他。


整理了一下行头,收了收满身的杀气。看着里面灯火通明,阿政又熬夜批奏折了…可是……想了想今天王者峡谷的今日头条,又轻轻的叹了口气。他慢慢的握紧了手中的镰刀,该死的,怎么就忘不掉呢?


原来,前几天元芳的八卦小本本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记了一笔 “ 嬴政和妲己疑似cp ” 这在王者峡谷里面闹出了巨大的新闻。


其实双法这种cp已经很普通了,更何况嬴政各个方面也都不差,妲己也是一位绝色佳人,乍眼一看倒也是可以凑成一段良缘佳话。不过……事就出在嬴政这儿了,要是别的王跟妲己你侬我侬的也倒无所谓,问题就在于的就是这个人叫嬴政,更严重的是嬴政有一个-死命守护嬴政加暗恋嬴政但是嬴政本人却不知情的死神 -将军,白起。


当然了,八卦毕竟是八卦,不知是真还是假。当然了,白起巴不得希望是假的,要是真的……那……


他默默的望着天,想着如果是真的,那么当然是立刻着手执行封后,毕竟这事越早办越好,阿政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了,这样一来那些朝中老顽固的嘴巴也可以乖乖的闭上了。白起突然发现自己突然变的非常矫情。捏了捏眉间,拿起镰刀,开始守夜。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忽然室内传来东西的破碎声,白起慌忙踹开门拿起镰刀冲了进去。刚要进去护住里面正在批改奏折的人,忽然发现那人正在懒洋洋的望着自己,在看四周没有任何人。


“ 皇上……臣……”


“ 是不是听见的这个声音?”


嬴政把一个瓷茶杯扔在地上,那晶莹剔透的茶杯瞬间摔的粉碎。白起怔怔望着他,几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


“ 皇上……”


“ 够了 ” 嬴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 

白起乖乖的闭上了嘴,大殿里一时安静了。

嬴政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,说到:“ 我刚刚懒的说话,随手就扔了一个瓷杯子。” 然后邪笑了一下,“反而这样子,你进来的倒快了许多。”


白起心中悬着的弦终于松了下来,刚想开口,又被嬴政拦住。


“ 明日你陪小妲己玩一玩吧 ”


白起心中刺痛了一下,另一根线开始紧绷。


“ 臣愚钝,还请皇上指明 ”


“ 妲己美人想跟你1v1 ”


大殿里一阵沉默,白起做出了起式懵法。什么什么?想跟我1v1?这姑娘怕不是脑子被门给夹了。


“ 妲己姑娘……想跟臣1v1?”


嬴政皱着眉,说:“ 怎么?你是耳朵聋了吗?”


“ 臣不敢 ……”


“ 那就好 ” 嬴政冷哼了一声,突然隔着桌子揽住白起的脖子,在他耳边一字一顿地说


“ 你是朕的武器,没我的命令,你不许给我坏掉。” 


热气喷在白起的耳边,嬴政身上淡淡的香味让白起不敢动弹,生怕轻轻一动,眼前的人就会像刚刚的那只瓷茶杯一样,碎掉。

嬴政保持了一会这个动作,看见白起就像一个雕塑一样呆在那里,心中不禁烦躁起来。 ‘ 这个木鱼脑袋 ’ 他无奈的松开手,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白起。


“ 到时候,要哄着妲己美人开心,让她赢,只要她开心就好。” 嬴政说这就往门外走去,“ 把那个美人惹恼了,惹哭了,你也知道会发生什么吧?” 这是气话,当然事实也只有嬴政知道。白起眼神逐渐暗淡,心像被无数针刺了一样,喘不过气。不对,他没有心啊。


“ 臣遵旨 。”


他站起来,不远不近的跟上那位至高无上的君王,直到把他送到寝殿。他抬头望着天,手里握着镰刀,静静地站在门前。

嬴政换完衣服,看了一眼门外的影子。 ‘ 切 ’ 这不只是个怪物还是一个傻子。朕的江山怎么可以被这样子的傻子给护着呢?

他有些绝望,照着这个进度,恐怕这一辈子那个傻子怪物也体会不到他的心情了。这高傲的君王有生以来二次感觉到有些心慌。嬴政看了看窗外

“ 傻子,晚安 ”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作者的啰哩啰嗦

大家贵安,我是Mr.M,一位同人写作新手

有什么提议可以随时评论,我会一一回复

这是我第一次写同人,以后请多多关照